回首,大学毕业已十年

2017-03-24 19:21:16 来源:鲁东大学校友网 浏览:1

    自2007大学毕业那一年至今刚好十年,最近同学圈都在纷纷议论毕业十周年聚会的事情,除了感慨时光如沙漏,青春已悄悄溜走,觉得还是有些重要过往需要记录一下,留作回忆和思考,让近期些许浮躁的心情沉淀一下。
    2007年,发生了很多改变我命运的事情。
   这一年,我参加了吉林大学法学院刑事诉讼法学专业的研究生考试,经过笔试、面试、体检,但最终还是与这所大学失之交臂。虽说笔试英语72、政治70,但由于我的自负,专业课答卷太过简练,不但错失公费资格,报考专业也未能如愿,而要被调剂其他专业。报考的导师闵春雷老师说,综合你的家庭经济条件,如果你能找到好的工作不一定比读研差。三年三万的学费,确实不是我们农村家庭轻易负担的起的,而且我还有个马上要读大学的妹妹。
    这一年,我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笔试+面试总分差0.17没被录取,与官场擦肩而过。因为一直忙于各种考试,工作也没找,等到快毕业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一无所获,很是落魄。公务员面试揭榜的那一刻,我心酸地跟还是女友的媳妇说,这四年我只收获了你。
    于是,别人忙碌于各种毕业活动时候,我选择了继续负重前行—准备司法考试。从六月初到九月中旬,三个多月,我成了我们班四十二个人中首次参加司考就通过的四个人之一。过程自然艰辛,租住的房子160元/月(包括水电费),仅能躺开一个人,没有窗户,很潮湿。我每天像蝼蚁一样往返于学校自习室和住处,也痛苦和迷茫,担心付出努力得不到回报,但最终还是渗透到骨子里的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帮助了我。那段时间媳妇还没毕业,始终伴我左右,让我在异乡没有孤独感,我曾细数过这些年遇到过的贵人,她是除了父母之外的第一人,《大戴礼记》所述贫贱之妻不可去,确是如此。
    9月中旬,司法考试后成绩未发布,开始找工作。找工作的过程发生很多曲折的故事,现在想想依旧哭笑不得。例如,从《烟台晚报》看到招聘启事,标注:月薪4000,跟车员,全国各地跑。我一看,太符合我急于出门历练的想法了。于是,急忙坐船去大连应聘,下了船,天快黑的时候被接到所谓的办公室(其实是临时租的)。我拿了合同,从头看到尾,没毛病,很严谨。签完合同,他们说要交公证费押金,还派了一个看起来很单纯的女孩子跟我去取钱,取了钱临走我嘱咐她晚上走路注意安全,别遇到坏人。实际上,是我遇到坏人了,被骗600块钱。后来据公安讲这就是一伙专门利用招聘骗钱的诈骗团伙。我掏钱后,他们又让我去海城报到,我凌晨在海城下火车,背着简陋的行囊,佝偻着身躯迎着寒风独行时候,倍感孤独和无助,当时在想,若干年后如果我能功成名就还会记得这一刻吗?在海城一处地方,负责接应的骗子扔给我一个上百斤的麻袋,看我背不起来,说在烟台的分公司不需要背麻袋,我在回烟台的船上才意识到可能受骗,回到烟台打电话报警还被公安好一顿奚落,告诉我报警必须再回大连,不接受电话报警,我傻乎乎的又回去报警,结果当然是无法破案。最惨的是,我已经没有钱坐船回烟台,去救助站,救助站说四肢健全的青年他们不管,但是可以帮我介绍一份去海水养殖场的工作。我划算了一下,在大连打工还得买棉被、棉衣,不合适。实在没辙,打着探亲的由头,将身上仅剩的钱买了张票,坐火车去鞍山找小姨要了点路费才勉强回来。
    回来不到两个周,准备回老家日照,途经烟台南大街广场,几个人布置音响、舞台正在忙乎着,说某珠宝品牌登陆港城,为了扩大宣传,搞有奖竞答活动,答对者获赠价值近千元的银饰,一群人围观,我夹杂中间,心想来从未给女友买过像样礼物,真是好机会,费了洪荒之力后终于有幸登台领奖,却被告知需要交纳99元场地费,交钱后打开礼品盒,脑袋里蹦出四个字:“又被骗了”。当时除了感慨命苦,已经横下心拼了这条小命也得把钱要回来。当我蹦到舞台上,跟骗子理论时,骗子却无心搭理我,因为,他们收到了四张百元假币,其中一个骗子正在跟一对年轻情侣争吵。我过去说,赶紧把钱退给我,不然我报警,估计你们舞台还没撤警察就来了。一个女的过来跟我说,小兄弟,我们是王新柏的手下,你就当交学费吸取个教训吧。我说,管你们张新柏、王新柏,我只知道我有个亲戚是市民政局局长***(刚在报纸看到的名字),赶紧给钱,不然报警。这时候又过来一个高大的胖子,跟我招了下手,我随他过去,心想,这个王八蛋可能要打我,得想好怎么对付他,转来转去,去了旁边一家银行大厅,他又招了一下手,我把盒子给他,他把钱退给了我。出了门,骗子还在跟情侣争吵,我想,这年代,做骗子也不容易。
    从老家回到烟台,网上投了11份简历,居然有8个公司回复参加面试,包括出国中介公司、教育培训机构等杂七杂八的单位,也有来福士船厂这样的大公司。去来福士应聘管理培训生,却被告知想让我做英语翻译,两轮面试后被淘汰。求职过程还参加过烟台市首届政府主导的涉外劳务输出,差点去加拿大开割草机,后被告知年龄不足28周岁,没被录用。至今不理解为啥非得满28周岁,造化弄人,否则一去两年,不知道命运又会如何。
    眼看到了十月底,正在我焦虑不安的时候,益海(烟台)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世界五百强,益海嘉里集团烟台子公司)打电话让我去面试。刚见面,面试官就说,小伙子你简历发错了,你应聘我们操作工,但是我们要求是机械专业大专以上学历或者理工类本科以上学历,你学的是法律。我刚要开口,她又说,但是看你简历觉得你是个人才,你可以考虑留下给我做助理。后来我知道她叫邓畅,是公司刚从北京高薪聘请的人力资源部主管。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想问她,怎么看出我是一个人才的,要知道,那时候我卑微而自卑。除了简历,难道是因为她让我们应聘者去找车间经理,所有人都在等她画路线图,唯有我说告诉我经理名字,我可以一路打听找到他吗?这么多年过去,这也许不重要了。我在益海待了大概三个多月,第28天转正进入贸易部(因为企业马上要进行人事改革,总经理不同意让一个职业状态不稳定的新人接触人事档案资料,所以没有去人力资源部),工资提了两级,是我们那批入职者最早签劳动合同的。后来我查询司法考试已通过且并不喜欢贸易部的工作(贸易部十几个人,只有我一个男人,整理报表与单据、统计数据、接听客户投诉电话,其余时间都在学习SAP操作系统),决定离开。邓主管似乎也觉察到我的想法,一天晚上叫到她办公室,她停下工作,跟我聊到凌晨,谈到她做律师的同学也十分不易,谈到可以推荐我去集团督察部,谈到不离职的话两年内保证薪酬可以达到的水准。我百感交集,自问何德何能让领导如此青睐。我承认,自己其实是自卑和孤独感很强的人,正是一路走来这么多贵人的鼓励和帮助让我一路坦途。领导的挽留很感动,但还是没有犹豫,不是因为认定律师之路一定会多么辉煌,而是经过认真思考,觉得自己个性属于这个行业,从未动摇,做律师能够最大限度释放自己的能量。大学时候,找辅导员魏一老师谈心,她跟我说,潘月华,你适合做律师,至今记忆犹新。
    2008年初,从益海辞职回到日照,没有大展宏图的意气风发,而是有一种壮士踏上战场的悲壮感。经人介绍,知道东方太阳律师事务所的任柏青主任中午在惠丰园吃饭,我带着一张纸的简历堵在门口,简单寒暄了几句,任主任就说,过一段时间黄页传媒搬走后你来律所实习。
    2008年4月到太阳所报到,4月30日办理实习证,开始了我的律师生涯,那时候对于律师这个职业并不真正熟悉,只是听很多人谈起起步阶段历程的艰辛。但是,我准备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从未怀疑过自己能够成功,哪怕是我大学那两年严重失眠的时候。当然,我不认为现在我成功了,我还只是走在路上。刚踏入律所,单位指定一个执业十几年的老律师做指导老师,但他是从不带徒弟的,仅是挂名而已,我跟我的老乡也是我读初中时在那教学的老师一个办公室,耳濡目染的也学会了很多东西,他的说话风格和思维。这位老师对我教育也很用心,清楚的记得,第一天就让我细读《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部司法解释确实应用广泛,十分实用。
    当时除了学习,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生存,2008年时候日照市律师界比较普遍的做法是,实习律师没有任何薪金、补贴。我已经大学毕业,家境贫困,妹妹上大学有时候生活费都得借或者卖点鸡蛋凑,根本不可能再跟家里要钱。怎么办?白天实习,只能晚上兼职,去哪?最终选择了德克士快餐,在后厨炸鸡、做汉堡、炸薯条,除了赚点生活费,还有一个重要想法是想体验下最底层劳动者的感受,去去身上的书呆子气和心浮气躁的品性。晚上五六点钟开始,上五个小时夜班,每个小时两块八,后来涨到三块二,因为是夜班,多一个小时补助,一个月不休息加上出门派发传单的外快也不过赚五六百元。每天晚上打烊后还要打扫卫生,忙完基本上11、12点,有时候有来吃饭的顾客比较晚,回去得凌晨一两点钟。下班后需要从友谊商店走回火车站西侧住的地方。暑假妹妹也打工,在离我打工地方不到2公里的烧烤摊,也是每天干到凌晨,有一天她手机丢了,借别人手机打电话跟我说,我知道她难受,凌晨下了班赶过去安慰她,那天冲刷地面鞋子里灌满了水,近似于拖着鞋子走过去,再走回住的地方。那时候,媳妇也来到了日照,曾经好几个月找不到合适工作,也换了好几份工作,做过酒水推销员,干的时间最长的是顺风肥牛的质检员,下午4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有时候下班再开个会就接近12点了,下班了,不舍得花钱打车,经常就是一个人从百货大楼附近沿路走到火车站我们租住的房子那边,应该有五公里以上吧。有一次,她跟我说,有时候走路累看到路过的警车真想拦下来让他们送我,我听后百感交集,却什么也没说。偶尔,我会提前下班,骑一辆别人的破自行车去接她。前些天我还问她,我们那时候真的那么穷吗?连一辆不到100块钱的二手自行车都不舍得买,她说是啊。那时候真的很苦,但真的感觉不到苦,反而是满满的温馨和幸福,因为一直都有她陪在我身边。我们最早租的房子是别人的厨房,能放上一张床,勉强还能走开一个人,一个月70块钱,住了一年多。在她的陪伴下,我完成了律师实习期并考上了全日制公费的研究生,在律师执业的同时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业。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来纪念那段岁月—“我从来没有当着她的面说过我这些年的成绩有她多少功劳,但是我心里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偶尔想起来,眼角也会湿润。”
    这些年走的很顺利,家庭和睦,事业的发展也一步一个台阶。实习至今九年时间,依靠自己的努力还清了家里的债务,买了房子和三辆汽车,结婚生子,给父母翻建房屋,出资在大学设立奖学金,做了律师事务所负责人,获得越来越多的荣誉和认可,但从不敢懈怠,常反思自己,一直把“知之难,不在见人,在自见”当做座右铭并悬挂于办公室,警示自己时刻保持勤勉谨慎,也常感如履薄冰。有人说,一个人的真正伟大之处在于他能够认识到自己的渺小。我不算伟大,但这些年确实多了对生活和很多事物的敬畏之心。前些日子,有位长者跟我说,人生得失是个常数。仔细考虑,很多人看似“富有”,但是也失去了很多,没有一个人一生是完美的。生命旅途短暂,好好珍惜每一天,关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写下这篇文章,记录过往点滴,希望有些珍贵的东西不会因时间变淡,未来不会因成功或者失败而迷失对生活的那份纯真与坚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作者简介:潘月华,鲁东大学政法学院2003级法学专业学生,山东周智律师事务所主任、党支部书记,日照仲裁委仲裁员。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红旗中路186号 邮编:264025 鲁ICP备号:09096634

鲁东大学校友联谊会 版权所有